维度科技网立足于数码科技行业专业内容的建设,每天提供超过1000款各类科技产品的最新信息。第一时间向网民提供涵盖业界资讯、手机通讯、时尚数码、数字家电、硬件资讯、导购评测、软件下载、壁纸图赏等的精彩内容。

主页 > 要闻 > 要闻:深度|范例教学在职业伦理课程中的应用

要闻:深度|范例教学在职业伦理课程中的应用

来源:维度科技网作者:范李更新时间:2021-01-16 05:45:27阅读:

本篇文章7462字,读完约19分钟

以下复印件来源于学位和研究生教育、作者杨斌等学位和研究生教育的指导、理论研究、经验介绍、新闻传播 职业道德课程应该怎么教的问题可以细分成几个子问题:课程的教育目标是什么? 你将使用什么样的教育方法来实现这个目标? 你使用什么样的教育工具? 怎么给学生定位? 你如何定义教师的角色? 职业道德教育涉及学生的精神培养和品格塑造,因此单纯的知识传达方法不起作用,但模范教育在保护学生学习的有趣性和学习的主动性、熟悉理解领域、职业等背景新闻、开放性讨论等方面具有明显的特征,是职业道德教育的第 示范教育在职业道德课程中的应用杨斌、清华大学副校长、教务长、教授姜朋、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副教授钱小军、清华大学苏世民书院副院长、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一、职业道德课程教育目标和教育法的取舍1 .对职业道德课程的教育目标和教育法 与伦理学、认知论、形而上学一起构成了哲学的核心行业 但是,职业伦理没有达到形而上学的哲学水平,关注形而上学的实践和行动。 也就是说,通常伦理学应用于特定的行业来处理具体的问题 但是职业道德课程的目标不是为学生提供具体的职业道德问题的处理方案 作为价值形成的一环,职业道德课程帮助学生“正心”、“诚意”,在面对职业场景中的挑战时,能够在自己的头脑中张开职业道德这一价值观水平的琴弦 价值形成是一项长期具有挑战性的工作 说到长时间,因为人生很长,学习没有止境。 你应该“变老”。 外部环境总是在变化,人生各个阶段面临的问题各不相同,人的思想、价值观也容易变化 因此,关于价值建模,从来没有一蹴而就的说法。 因为挑战实质上是人的工作,是关于人思想的工作。 思想工作是“外因因内因而动”,需要学习者的参与、合作,也就是说如孟子所说“君子想修路,让它得意洋洋”(“孟子·; 离娄下) 这是因为只有教书的一方不够热情 如何动员起学方积极参加是个难点 为了提高学生的参加热情,好好说职业道德课程,必须强烈告诫说教 毛泽东同志对党的推广事业说“必须唱空虚抽象的调子”,这无疑在职业道德课程教育中执行价值形成目标方面也起着指导作用 特别是他批评的一些现象正好需要在职业道德课上特别观察 具体来说,不要使用“空话连篇,言辞无物”,强烈告诫“装腔作势,做可怕的事”,防止“无放矢,不看对象”,而不是“开甲乙丙丁,中药店”。 也就是说说有事,讲道理说服人,戳学生的“痛点”,不做普遍的论述 2 .职业道德课程的教育法需要承认教育离不开教育者的言论 因为不应该轻易否定言论(讲义制和讲座制)的价值 实际上,在讲义(座)制中,优秀的教师也能带来几乎完美的说明 哈佛大学原院长哈利·路易斯说:“讲座制能产生协同效应,“激发学生灵感,提供指导,进行综合教育,只有什么样的高屋建甫教师才能控制这样的授课环境。” 很明显,讲座制还是具有很高的价值或优点:讲座制曾经继续体现巨大的实用和经济价值 讲座制既能满足学生大量培养的需要,又容易被“复制” 特别优秀的教师可以给很多渴望知识的学生上课 年轻学生和知识准备不足的学生也喜欢讲座制。 因为这样的话,上课不需要太用力,就可以避免回答不了问题的不自然。 大学的任务不仅包括生产知识,还包括向年轻一代传授知识,整合知识 优秀的讲座使这三件事成为可能和实现。 从教育的意义上来说,讲座确实与小班教育大不相同,但前者的等级不比后者差 但是,对职业道德课程来说,授课制的最大问题是教师在课堂上的言论在学生眼里容易成为“知识点”,成为需要在脑子里重构、复原的“知识”体系 确实,完美的理论框架是许多课程所必需的 但是对于职业伦理这种与价值形成相关的课程来说不是必然的 伦理学采用的“好坏”、“善恶”、“是非”等概念,也是日常生活中的词汇,人们一般可以发表自己的意见,但“即使是一点重要的根本道德问题,也还能看到很多讨论”。 大学的职业道德课程不是以“把没有道德的人变成有道德的人”为目标,而是想帮助学生“思考道德问题,使他们的()道德观有说服力,更有效地论述”。 不仅如此,授课制的风险在于,教师及其言论成为授课的主导,使学生成为单纯的被动接受者 这不仅是明显不符合伦理选择需求的选择者的自主、自由、自律带来的优势,很多外部教育也会引起听众的厌恶,本来发挥作用的言论、讲义上被贴上“说教”的标签被拒绝,伦理教育的目标很有可能偏离。 伦理规范有各自的身体不同,只有几个方面是一样的优点。 也就是说,要求达成每个人都还没有达成的东西。 伦理规范意味着每个人迅速发展人性中潜藏的一切可能性,尽可能成为纯粹的人 在职业道德课上,面对形成“三观”的成年学生,“现实主义者承认,大人如果缺乏外界条件和设备,很少有人能做得很好。 日常的工作、休息和娱乐活动阻止了他们的进步 如果不能变得有魅力,不能反复邀请成年学生打开新的有趣的东西,不能激活旧的东西……不能太期待他们的成长时间 “样本教育正好有助于完成这样的任务 样本教育比单向教师教更有助于实现教师和学生之间、学生之间的多维互动 课堂上围绕榜样的讨论可以接受学生的不同观点,激发持续学习的热情 如果说简单的讲义是教师给学生吃饭(加鸭子),模范教育就是让学生吃自助餐,吃饺子——自助餐说食材在那里,学生各自需要,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吃饺子需要自己(动动嘴)洞察的馅料,那一瞬间经常带来惊喜 因此,有人概括说样本教育可以培养学生8个方面的技能,分别是:妙手的解体、做出决定的妙手、应用妙手、口头信息表现技能、时间管理技能、人际关系或社会交流的妙手、创造性、书面信息表现妙手吗? 一举能实现很多事情,工作一半效率高 另外,使用示范教学法也比较有效地让教师一言不发,可以让学生唱独角戏,有助于改变学生对价值形成类课程的刻板印象 对有一定经验的学生来说,阅读例子可以唤起过去的记忆,接触和绕过类,进行更深入的思考 对于没有实务经验的学生来说,模范教育也是有益的 王小波说:“痛苦是艺术的源泉。 但没必要是你的痛苦……别人的痛苦才是你艺术的源泉” 同样,学习别人的故事,分析面临的课题,虚拟地选择他/她,评价其选择的优劣,可以开阔学生的视野,加深对特定领域、组织、职业的理解 示范教学法对教师也有补益作用 在前路易斯关于讲座制的论断中,该文重视“只有高屋建甫的教师才能控制”的限定条件 与教师担任主角的讲座制( teacher-centered approach )相比,样本教育( active learning approach )更容易 特别是对于没有实务经验的教师来说,采用教育例子是拙劣的,是构建与有经验的学生对话平台的好方法 即使是经验丰富的教师,也可以通过模范讨论从学生那里学到很多东西。 正是“教育部长” 另外,在多个教师开设多个并行班的课程中,样本教育也有助于课程具有共同的教育项目,使课程文案、风格和价值观保持一致 二、职业道德课程教育工具的取舍选择和采用1 .教育例子和教科书通常在讲义(座)制下,需要辅助教科书 在模范教育中,不排斥教科书,但第一位的教育工具就是教育例子 在讲义下,使用教科书、依靠教科书进行教育,教科书的叙事框架、内在逻辑有可能制约教师在课堂上的节奏配置,教师需要认真考虑前后章节之间的关联及其对课程进度的影响 选择教科书作为教育脚本,从某种意义上说,是通过教师的口重新探讨教科书作者的“知识”,帮助学生在脑海中重构相似的“知识”体系 一般来说,辅助教科书的授课制教学法适合知识传达,但对有价值地任用自己的职业道德课程来说,这种教育方法容易给学生留下说教的印象 清华大学校长玛丽齐在就职演说中阐述了知识传达和精神修养的区别。 “我们的知识依赖于教授的教导。 是我们的精神修养,也依赖于教授的inspiration。 (很明显,前者依靠指出,后者依靠激励,不同。) 因此,很明显,在职业道德课程中,知识传达过程中采取的教育手段和工具不能简单地适用 当然,在讲义制中,教师也可以在课堂上举例 但是,这里的“例子”“实例”是演绎推理中的第二步,重点是证明知识点,说明观点 教育例子,顾名思义是为了进行样本教育而写的例子,一般有人物、时间、场景、故事,有适合样本故事的知识点和决定问题 样本教育的过程是教师在课堂上对样本相关领域、公司、人物面临的特定情况下的决策问题领导学生进行评价和选择的过程 值得注意的是,教育实例的内部类型多,繁杂 数据源可以分为根据公司实地采访制作的例子、根据公开资料制作的例子(图书馆的例子)、根据学生自身的经验制作的例子、特定情况下的虚拟例子。 根据故事的风格,可以分为范例、证明评价型例、决定问题处理型例 在后者的分类中,在例子中主人公选择的清晰度逐渐减少,例子的作者默认设定的评价颜色也减少 在模范例子中,主人公已经做出了选择,否则就不能说是榜样。 既然被称为榜样,就包含着作者尊敬、赞扬、希望别人学习的意思。 证明评价型的例子也有主人公的选择。 否则,评价就会失去对象。 但是,在此期间作者没有默认评价是非的标准。 这个网民是肯定的和否定的。 决定问题处理型的例子更中立、开放,决定点放在那里,但在例子中,不提示主人公做出了什么样的选择,也不评价各种选择的优劣,而是将选择权交给网民(学生) 因此,范例和证明评价型例适合作为讲义制符合教科书叙事的实例,被采用来证实某种理论、原理的正确性 要确定问题处理的示例,请提供与特定决策过程相关的挑战和可能的选择,以帮助学生在课堂上构建实践或实务的平台。 其中的矛盾、纠纷、烦恼等冲突性安排会增加学习的带入感。 其开放性有助于让学生产生不同的想法,发出个性化的声音,推进课堂讨论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职业道德课程在选择教育例子时,必须优先决定问题处理型的教育例子(特别是教授有实践经验的学生的情况下)。 当然,评价型范式的采用效果也与教授者如何提问有关 2 .样本教育课程实践教学的样本不等于样本教育 使用好的教育例子不一定能带来好的教学效果 重要的是教师怎么提问 关于朋友中偶尔转发的小学老师说“灰姑娘”的段子,提供了很好的实例。 同样在学习童话,两个教师提出的问题和问题的立场完全不同。 教师甲的问题: (1)《灰姑娘》是绿色童话还是安徒生童话? 他的作者是谁? 你是几年级出生的? 作者一生的事迹怎么样? (2)这个故事的重要意义是什么? (3)谁先给分段,证明此类分段的理由 (4)这句话是比喻句,是直喻还是暗喻? 为什么作者这么写? (5)如果把这个词换成别的词,为什么比不上作者? (6)这句话和那句话的位置改变了的话,可以吗? 为什么? 教师b的问题: (1)你喜欢故事中的哪个物体? 你不喜欢哪个,为什么? (2)如果半夜12点,辛迪拉没有时间跳上她的甜瓜马车,可能会怎么样? 如果你是辛迪拉的继母,你会不会阻止辛迪拉去王子舞会? (4)辛迪拉的继母不去王子舞会,即使关门,她为什么也能去,而且成为了舞会上最美的女儿? (5)如果狗和老鼠都不想帮助她,她最后时刻能成功回家吗? 如果你们中有人认为没有人爱,或者像辛迪拉那样不爱她,怎么办? (7)这个故事有什么不合理的地方吗? 其间有优劣,有清楚的区别 《灰姑娘》作为童话故事,有人物、情节,根据前面的教育例子的介绍,可以认为是至少一个模范例子 从教师甲的表现来看,试图让学生记住作者是谁、国家是什么、故事来自哪里等明确的“知识”。 而且,让学生重复故事的语义分析,显然是后者希望将其作为学习文章的参考、范文,其背后也明确了现有文案的写法,有被视为需要教授的“知识”的潜意识。 教师b只是把故事作为开放讨论的素材 对于故事中说了什么,学生的思考更重要。 这个思维扎根于故事的副本,但需要学生独立分解。 答案不是文章,而是在每个人的心里。 实际上,在上述网上的段子中,教师乙每次学生回答,都要发表评论,总结学生的发言,“必须成为守时的人”“你们平时打扮得很漂亮,不要在成千上万的人面前突然懒散出现。 只是她们还不能像爱自己的孩子一样爱其他孩子”“去哪里都需要朋友”“爱自己”“伟大的作家也有错误,所以错误不是可怕的事件”……很明显,教师乙方对“灰姑娘”的故事进行了证明评价 与小学生这种受过教育的群体相比,这样的互动是合适的 相比之下,如果是理解力高的学生,也可以让他们自己总结,凝结结论 因此,即使是相同的教育例子(阅览资料),也可以根据采用方法产生不同的教育效果 这一方面证明了上述教育例子的分类不是绝对的,另一方面也证明了问题方法和具体的问题选择的重要性 虽说教师选择了教育例子作为课程的一环,但也不一定自然会成为模范教育 实际上,授课制,甚至说教模式也有可能被纳入使用教育例子的课程中 三、对学生的定位在前例中,两个教师不仅提问的方式不同,对学生的定位和预测也不同 把故事作为完全封闭的副本,教授知识点的教师甲,提问,传播教育理念:我比你了解得多。 知识必须通过我的嘴告诉你。 我说了。 你听着,你记得。 我……教师乙允许以故事为背景,引导学生进行开放的讨论。 更值得注意的是听众的看法及其背后的独立分解评价,而不是复述故事的复印件、背诵部分句子和段落 其中一个基本的评价我想你有点知道我没想。 这个教育理念确实符合职业道德教育 确实,由于年龄、经验,教师往往在知识占有方面比学生更有特点,这些在基础教育阶段特别明显,但在高等教育特别是研究生教育阶段,学生在知识储备和经验知识方面未必有任何帮助 一千多年前,韩越确定了“闻道有前后,术业有专家”,所以“弟子不如师,师不需要弟子聪明”(《师说》)的道理。 现在网络大大方便了新闻的获取和传达,除了学生已经成年的事实外,如果忽视学生的智慧和经验,有时会欺骗自己 退一步说,如果学生不太了解,教师能教“一切”的“知识”吗? 学生教过孔子种农耕蔬菜,孔子坦陈自己不如老农、老农(《论语·; 子路) 由此认为教师有知识的盲点本来是正常的 认为教师能教学生所有知识的观点不客观,实际上夸大了课堂教育的功能,但忽视了课堂教育的时间界限 更重要的是,这种观点不恰当地存在现有的、完全的知识前提,无视知识迅速发展、交替的事实,课程学习和课外阅读(教师和教科书)的关系也没有整理好。 以教师为中心的讲义容易损害学生的自我学习能力,剥夺学生相互学习的机会 如果教师说的都是教科书的复印件,学生只会在课堂上反复阅读,不会带来知识的增加 但是正如孔子所说,“三个人,必有我师”(《论语·; 》除了跟着教师在课堂上学习以外,学生之间还可能需要互相学习 这里需要复习《哈佛通知教育红皮书》对教育目的的表现。 “教育的主要意义是自我教育,学校的目的是让学生理解自我教育的方法,节约独自探索的时间。 教育的目的是帮助学生获得自学所需的独立性、自由探索的好奇心和反复不懈的精神 有人说:“领导人的作用是充分调动大多数人的积极性,合理发挥。” 领导的积极性,归根结底是为了让越来越多的人积极,如果领导的积极性给周围的人带来不积极,这个积极性就会受到质疑,这个积极性不是积极的 只要把“指导者”换成“教师”,上述论断就完全可以用于对教育环节的评论 四、教师的作用在决定教什么和如何教后,教师在职业道德教育中的作用也很明显 课堂上做的教师看起来像说教者,甚至成为独角戏演员,学生是观众 在采用样本教育(或苏格拉底教育法)的课程中,学生必须充分参加课程的相互作用。 因为这显示出明显的双主体效应。 教师在讲义制下扮演越来越多的角色更明显:首先是编剧——准备例子、阅读资料、布置思考问题和监督,邀请学生担任演员,一起参加(是学生,不是个别学生)演出,推进故事的李 有时你必须“拉客”。 特别是出现冷场的情况下,必须做“帮忙”“暖场”“救助场”。 “在苏格拉底式教学法中,教师是大教室中引人注目的中心,是从各种观点产生的焦点,教授是推动全班前进的智能引擎。 “当然,这并不否定学生的主体性 其实,教师还有一个角色。 作为“观众”要注意学生们的表现,也要注意自己的作品。 著名戏剧理论家史坦尼斯·拉夫斯基将演员创造戏剧角色的过程分为认知、体验、体现和影响四个阶段 认知阶段:在演员接近角色的极其重要的过程中,史坦尼斯拉夫斯基决定了想象力 通过创作的想象力,演员可以用自己的虚构证明和补充作者的虚构,在角色中找到通向自己内心的要素 从散布在台词中的各种含蓄中,演员有助于重新创造角色的过去和未来,更深入地理解和感受角色的现在 创作想象的商家在演员心中引起了热烈的反应,诱惑他们从旁观者的角度转移到剧中发生的事情的积极参加者的角度 他开始和剧中的其他人物进行想象中的交流,试图理解他们内心的气质。 他们作为局里人的自己的态度,最后,也是最重要的,自己对这些人物的态度。 史坦尼斯拉夫斯基断言,这种想象中对舞台对象的感觉,将在创造演员“存在”“生存”的剧本的生活状况中得到帮助。 对此,模范教育有很多相似之处 为了发挥和维持学生的主体性和创造性,教师准备了合适的教育例子,把自己代入模范状况,把双脚放在主人公的靴子里,“爱一次,忘记自己”,置身原地,摆脱自己。 能“入戏”的例子,伦理选择需要一定程度的普遍性。 例子中建立的组织及其业务、工作、风格等场景给学生带来相似的感觉,讨论中展开的伦理冲突和选择的矛盾给学生的内心带来强烈的共鸣,使课堂讨论学习真正触及学生的内心,把关于职业伦理的话题放在脑子里,放在心里, 无论是一门课还是一门课都希望从根本上处理学生的价值观问题,“任凭一个角色”是不现实的 作者介绍杨斌清华大学副校长、教务长、领导研究中心主任、清华大学教育基金理事长、清华经管学院管理学教授 主要的研究行业包括组织行为和领导、商业伦理、非市场战略和高等教育管理。 杨斌于1987年考入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获得清华大学工程学士学位、管理学博士学位 开发和发表清华大学精品课“指导和团队”、“批判性思考和道德推理”的“管理思考”、“思考、决断和领导能力”、“文化、伦理和领导能力”、“危机管理”、“管理学概论”等mba/emba课程,讲授了几次 作为团队成员,年和年获得北京市教育优秀成果一等奖,年获得国家级教育成果一等奖 杨斌教授现为全国工程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指导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全国工商管理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指导委员会秘书长、中国学位和研究生教育学会副会长 姜清华经管学院领导和组织管理系副教授,中国法学会商法学研究会理事 目前主要负责商法、商业伦理、批判性思维等课程的教育工作者 第一项研究的有趣之处是商法、商业伦理和社会责任、商事制度史、法律教育史和管理教育史等 著《官商关系:中国商法前论》(法律出版社年修订版)、《商事制度考证集》(清华大学出版社年版)、《清风属后:吉林大学法学院史稿( 1948-1998 )》(法律出版社年版) 钱小军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领导和组织管理系教授、清华大学苏世民书院副院长、清华大学经营管理学院经济管理学位评定分委员会副主席、政协北京市第十二届委员 曾任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mba教育中心主任( 2001-2006 )、国际判断和认证办公室主任( 2006-)、主管本硕博项目的院长助理( 2006-2009 ) 1982年获得清华大学应用数学学士学位,1988年获得美国印第安纳州普度大学数学专业硕士学位,1992年获得美国印第安纳州普度大学应用数学专业博士学位 第一研究行业管理信息表现、企业信息表现、跨文化信息表现、商业伦理和公司社会责任、可持续快速发展、mba、emba教育、商学院认证等 课程包括管理信息表达、伦理和公司的社会责任、数据、模型和决定等 相关阅读杨斌、王传毅:创新学位体系支持优质快速发展文案源:《学位与研究生教育》年第12期原标题:《深度|示范教育在职业道德课程中的应用》 。

标题:要闻:深度|范例教学在职业伦理课程中的应用

地址:http://www.wq4s.com/wlgyw/14712.html

免责声明:维度科技网致力于打造一个全方位报道中国科技行业领域的网络服务平台,本站的内容来自于网络,不为其真实性负责,只为传播网络信息为目的,非商业用途,如有异议请及时联系[email protected],维度科技网的作者将予以删除。

维度科技网介绍

维度科技网是一家专注于科技新闻报道的媒体,全方位,实时全面呈现科技动态,把脉科技发展趋势。成立以来,一直秉承开放、平等和专业的理念,为包括网络编辑在内的互联网从业者和网民们提供服务,我们把提升中国互联网用户的整体素质作为最高目标,并为之进行艰苦卓绝、披沙拣金的工作。以精选前沿科技资讯热点,聚焦互联网领域,跟踪最新的科技新闻动态,关注极具创新精神的科技产品。目前涵盖前沿科技、游戏、手机评测、硬件测评、出行方式、共享经济、人工智能等全方位的科技生活内容。